浙江落马官员自白:除赌博以外无所事事 空虚得很

浙江落马官员自白:除赌博以外无所事事 空虚得很

浙江落马官员自白:除赌博以外无所事事 空虚得很

  沈刚,男,1977年出生,浙江省玉环县供电局人力资源部原主任。2011年至2013年间,沈刚利用职务便利,虚构、虚设向劳务派遣人员发放工作服、劳保用品、培训费用等名目,骗取巨额公款占为己有。2013年8月22日,在玉环县供电公司发现沈刚有贪污罪嫌疑,向检察机关移送线索过程中,沈刚闻风潜逃。玉环县人民检察院次日以涉嫌贪污罪对沈刚立案侦查。2014年3月19日,沈刚在澳门临检过程中被查非法越境,在被审查期间主动拨打台州110电话投案,后被押解归案。

  虽说人生无常,谁都难免有坎,但对我而言,眼前的人生境遇和犯下如此的罪行却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为自己开脱的。这些日子我一直问自己:“我是谁,我是什么样的人?”哪个人都不是生下来就是罪犯,更何况我是一个曾受过良好教育、有过追求的人。但犯下如此恶劣的罪行,如此丧失做人做事的底线,我实在愧对组织、愧对自己、愧对家人朋友。

  我1997年进入玉环县供电局,十几年来,从基层供电所的工作做起,担任过局团委书记、监察审计科科长、人事劳资科科长,后来任人力资源部主任、电气承装公司副总经理兼宏远公司副经理。工作期间我得过无数荣誉,受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可。从普通员工到单位中层领导,每次进步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努力争取的。曾经的自己,也是一个有理想、有上进心的人。

  误入迷途,越陷越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跟性格有很大关系,自己太争强好胜了。一次去澳门旅游,我好奇地进了赌场,试着赌了几把,结果把带来的钱都输掉了,我很不服气。生活中,各种赌博娱乐活动我都是蛮有兴趣的,而且很少输过,心想这次惨败一定是偶然,我还会来的,一定要把输掉的钱赢回来。第二次去赌场,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上次输的钱全都赢了回来,还多赢了许多。从那以后,我几乎利用全部的休息日来赌场,可结果一次比一次糟。我办了几十张透支卡,一次次从朋友和亲属那里借来钱,还在赌场借了高利贷。随着一次次在赌场的惨败,这些钱一扫而光,我几乎崩溃了。欠下如此巨额的债务,可怎么还哪?要想还钱,就得继续去赌场,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翻本的。可继续去赌,钱的来源怎么办,最终,我把心思动在单位资金上了,想方设法从单位套点钱出来救急,就这样一次、二次、三次……从单位套取的金额也越来越大,到后来自己也不清楚总共套取了多少钱。期间也想过要填补漏洞,所以才会一次次继续去澳门赌博,一次次继续套取公款想要去翻本。

  随着套取公款的次数、金额越来越多,我开始担心事情会败露,期间,还特地去翻阅了法律书籍,了解过贪污罪的处罚标准,心里也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刑事后果,被查处的话可能会被判5年、10年……想像着即使做最坏打算,服刑5年、10年后还是可以出来的,出来后还是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赡养父母。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再搏一搏,再去澳门试试手气,运气好的话归还亲戚朋友的借款和单位资金也是很快的事。

  直至2013年8月,由于岗位调整进行工作交接,贪污公款的事情败露。2013年8月22日,公司领导通知我回单位谈话。我到单位后,发现单位里很少上锁的边门被锁上了,而且人事部门有两位同事在一楼大厅里徘徊。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事情可能对自己不利,当即调头离开单位,打了一辆出租车漫无目的地行驶。自己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要是事情已败露,单位肯定是不能去的,家里也去不得,就选择在一家足浴店里待着,想着该怎么办,像这样的情况之前不是没有设想过,只是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手足无措。几番思想斗争后,最终选择了逃亡。

  我经常前往澳门赌博,于是订了机票飞往广东。在珠海逗留了几天,想着如果去澳门能赢点回来,把单位的钱还掉,或者把欠同事、亲戚朋友的钱还掉一些,可能处理会轻些,就算自己坐牢心里也好受一些。在这样的思想驱动下,我又通过偷渡的方式去了澳门。

  在澳门的那段日子,因为担心身份暴露,每天神经紧绷,处处设防,不敢和生人接触。即使外出购买食品,为避开街上的巡警盘查,也是到了晚上才出来,只挑深街小巷小店去买。杯弓蛇影,每次看见警察就远远地躲开,可以说就像只过街的老鼠,总是疑神疑鬼,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让我胆战心惊。逃亡的人生活过得都是没有尊严的,做一件事、想一件事都充满了矛盾。虽然狭小的空间能给人带来安全感,但即使处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我也是时刻保持着戒备之心,总是设想万一警察来了,要怎样逃跑才好。偶尔听到街上的警笛响起,都会自己吓自己,不寒而栗,总要跑到窗边偷看一下外面的情况。

  澳门的消费比较高,钱总是不经用。案发前就欠下了累累巨债,几乎认识的亲戚朋友和同事都借过钱没还。心里想着翻本,只能不停向妹妹、原来的女友以及几个亲近的朋友筹集生活费和赌资。有一次运气好,几万元赌本也赢回来一百多万元,但是比比欠下的巨债,感觉还是杯水车薪,赢来的钱又输了回去。没钱的时候,只能想着法子挣钱,赌场向有一定积分的赌客免费兑换游轮观光船票,我就向赌客低价收购游轮船票,再高价兜售赚取差价。这算是我的生财之道,但是生意时好时坏,也是朝不保夕。曾犹豫着是否偷渡回来走一步看一步,但是原来联系偷渡的蛇头却再也联系不上。只能继续在澳门漂泊,来自亲朋的资助也越来越少,请求接济时电话里传来的是对方的不耐烦。

  我知道自己肯定跑不了多久,担心被抓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除了赌博之外,我成天无所事事,总是东想西想,生活空虚得很。有时想家了也不敢和家人联系,愧疚和思念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在心中拧成一块,绞痛着神经,想要大声疾呼却又不得不强压心底。在澳门的时候,我得到爷爷过世的消息,身为长孙却不能给他送终;又听说母亲的腿受伤,作为儿子无法在她身边尽孝;父亲原来是乡镇的领导干部,我逃亡之后他也是深受打击。对于这一切,我心中无比悔恨却又无法挽回。

  那天傍晚,面对澳门的巡查,我终于鼓起勇气拨打了台州110的电话,告诉他们我是玉环县供电公司的沈刚,是贪污逃犯,我要自首,随后就跟随警察去了治安警察署。在警察署里,除了交代偷渡越境的情况之外,我也交代了自己在内地还有贪污犯罪的事实。澳门法庭对我以偷渡罪名判刑,和内地衔接之后将我遣返大陆。我知道自己将要接受惩罚,但自首之后,我心安了。我还年轻,希望以后能够弥补犯下的罪行、欠下的债。

  回忆过去,恍然如梦,我竟然一错至此。如果没有迷上赌博,也不会贪污公款、偷渡境外犯下现在的罪行,如果自己头脑清醒,也没有必要走上逃亡之路,我真是悔不当初。贪污单位的公款我已经没有能力归还,欠亲朋、同事的债务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偿还,对关心自己的领导、同事以及亲戚朋友,我只能说声对不起。